人活著一定要開心快樂,也一定得想開,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因為死了不能帶走一絲東西。以下是一名女子去西藏看「天葬」後的感想。

以下為感言正文:

第一次在幾米外看屍體被一片一片切下來;第一次看到天葬師一鎚子下去,人的腦殼瞬間粉碎。

那天看到天葬師一鎚子一鎚子把一具完整的成年人的頭蓋骨,四肢的骨頭砸碎的時候,我看著這一幕沒有一點恐懼,只是眼淚不斷的往外湧,這就是人,一輩子無論經歷過什麼,美好的,痛苦的,無論是什麼身份,什麼性別,什麼年齡,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一具白骨,甚至連骨頭都沒有了,一輩子「珍惜的」、「執著的」身體,最後什麼都沒有了

不是所有人都能受得了只距離幾米,現場看著一具一具屍體在你面前,像切豬肉一樣被一具一具切開

屍陀林的地面是濕的,因為每天都有死人的血水一遍一遍的流進去。

那裡有著屍臭的味道,一陣一陣風吹過來,屍體的味道就撲在你臉上,包圍著你。

 

(示意圖)

第一天去看時,當時天葬師正在砸骨頭,人平時用來走路的雙腿,那時候肉已經沒有了,只有兩根腿骨,天葬師一鎚子砸下去,腿骨就那樣碎掉了,看著是那麼的弱不經風。那一瞬間我都空了,腦子裡什麼都進不去了。就好像沒見老虎的人以為老虎是一隻可愛的貓,對它充滿幻想,當看到真正的老虎時,幻想瞬間破滅。

我站在最前排,沒用手去捂著鼻子,屍體的味道可以隨時聞到。

因為離得近,砸骨頭的時候,不知道是腦袋裡的東西還是骨髓濺了我一身,我看了看,沒有感覺,沒有什麼可怕的,也沒有什麼可嫌棄的。在我眼前的,一切都是那麼直白和赤裸,將來我也如此,再也沒有什麼可值得去幻想的,一切都這麼直接的擺在眼前,不成菩提就入輪迴,這就是這一世的結果,人家還有福報得到天葬,能與空行結緣。將來的我們呢?太多的人不明白得人身是為什麼。

 

五明佛學院的屍陀林,每天都有亡者的屍體。

第一天我們去的時候已經下午三點了,九具屍體的肉都被禿鷲吃光了,很多禿鷲已經飛走了,留下來的大概有幾十隻。

以前沒去了解過天葬和空行。

這次深入的了解了。

在天葬場的禿鷲一般都是空行母幻化的,並不是普通世間的那種。

聽天葬師說,當年建這個天葬場時是沒有禿鷲的,僧人們念經才慢慢召喚來。

禿鷲是空行母幻化的,有一個故事。這是天葬師告訴我們的。(事情的細節我記不清了,只能講一個大概)

他說,之前有一個僧人在一次天葬上朝一隻禿鷲扔了一把小刀,導致禿鷲受傷,帶著刀飛走了。

當天晚上這位僧人的上師對他說,從今以後你不再是我的弟子,僧人很奇怪這是為什麼,那位上師說,你自己去想你做了什麼。僧人把當天的事都想了一遍,除了他在天葬場用小刀傷了一隻禿鷲以外,那一天他沒去什麼地方或者做了什麼別的事。

幾年後的一天。

僧人去另外一個地方。

途經一戶人家,一個藏族女人接待他,給他送上牛肉,同時給了他一把切牛肉用的小刀,僧人看到刀時很奇怪,為什麼這把刀和他當年用來扔禿鷲的刀是一樣的,這明明就是他的刀,他認出來了,可是這刀怎麼會在這麼遠的地方。這時候這個女人轉過身去,把肩膀的位置露出來給他看,上面有一道刀疤。

禿鷲是這女人變的,而這女人就是一位空行母。空行母去天葬場和那些死者結緣,這是一種超度。

 

 

我的行程裡沒有去看天葬的計劃。

但是有一位像母親一樣的師兄對大家說,一定要去,那裡破除我執最直接。

師兄說,看了天葬,很多東西都能放下了。

是的,看完後,你會發現你執著的東西是那麼的可笑和可憐。

第二天去看天葬時,竟然來了14還是15具屍體,讓我們把人的一生都看了一樣。

從老人到嬰兒,從男人到女人,全都齊了。最小的孩子好像是剛出生的,最老的老人是滿頭白髮。

也有好像是交通事故的,因為我看到有兩個人臉上血肉模糊,五官已經不清楚了。

屍體基本上都不穿衣服,用一塊布包著,用摩托車拉過來,一點也不隆重和奢華,簡單至極。

那天天很熱,天葬師只有一個,他一個人要切10多具屍體,看到他那種切法和擺放的方法,你會覺得你平時的各種情緒都是那麼的沒有意義,你去執著一個男人或者女人是那麼的無聊可笑,因為他們無論是美是醜,是身份尊貴還是貧賤,最後脫光了擺在那裡,被切成幾片時,身體裡的結構就像豬肉一樣,胖一點的切開後裡面有黃油油的脂肪,瘦一點的就是皮肉,大腿那裡切開就是肥肉和肌肉部分。死者的家屬就站在半米的位置看著,因為要等著天葬師把他家人的一塊骨頭砸下來,他們拿回去做擦擦超度。

切頭皮的時候,我一下子覺得執著頭髮是件太可笑的事。因為無論你是有頭髮還是沒頭髮,切的時候就是從脖子後面先來一刀,然後刀往頭上剃幾下,整張頭皮就都下來了,裡面就是腦殼那裡。

那天有一位老人,天葬師在切她肉的時候,順便把她脖子上戴的一串東西扯下來扔在了一邊,這時候對照自己,會有一個結論,你執著的一切身外物都沒有任何意義,都是與解脫無關的,都是不究竟的。

 

 

我在藏區時給夫君兄打過一個電話。在電話裡我向他道歉,說著說著就哽咽了,結婚十年我從來沒盡過做妻子的責任,各個方面對他都是抵觸的。一直都是自私的,索取的狀態,在意的是自己感受到的,而不去想他感受到的。自己的感受極深刻時就離家出走一下,甚至在做了特別不對的事後,也沒有和他正式說過一句對不起。如果是反過來的話,以我之前的性格是絕對要以離婚告終的。所以他之前總說,其實我離佛比你近。我現在覺得他說得對。

其實,學佛不是一定要進山,也不是一定要天天持咒念經,歸根究底就是一個「清淨」,帶著正知正見去說話做事。

在面對種種外境時保持「安住和定」的狀態,保持住你的清淨心,不被外緣外境所轉,就是在修行。

用師兄的話說就是:歡喜了舊業,不再造新業。這是我們要做的。

這次回上海,我搬回夫君兄房間了。

佛堂變成了真正的佛堂。

那天晚上,夫君兄說,和我在一起這麼久,第一次有了不同的感覺,因為,我終於開始用心了。

就如上師說的那樣,如果世間法你都處理不好,何談解脫之道。

有一位師兄和我說,一個學佛的人,如果你的丈夫真的有外遇了,你知道了都不要提離婚,更不要哭不要鬧,你就安靜的等著緣份自然了結,如果你去人為的做什麼,又是新的因果,很容易又造業。還是那句話:歡喜了舊業,不再造新業,一切為解脫,今生解脫。

我不愛你,也不恨你,更不怨你。其實就是我不執著你的好和不好。

 

videoPlayerId=0c124ee1d

空的時候,我不是我,你不是你。

我們來的時候是一個人來,死的時候是一個人走。生死之關,都要我們自己一個人去面對。

真愛誰,就用你現在能得聞佛法的人身為他們修行,將來度他們解脫,這是愛。

回到世間法上去看。不是我們的老公或妻子不對,也不是我們的朋友家人不對。這世間沒有對和錯,只有因和果。是我們自己錯了,我們沒有清淨心。我們沒有智慧,被顛倒妄念蒙蔽了本性。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推薦影片:

更多:

分類: 生活

精彩影音

一起來看看這種方便又實用的隱藏式游泳池吧!

精選文章 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