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塔莎是第一代復仇者聯盟裡唯一的女隊員,也擁有六人當中最複雜的心理與故事。

“Even if there’s a small chance that we can undo this, I mean we owe it to everyone who’s not in this room to try.”

從成為俄羅斯間諜開始,娜塔莎犧牲的不僅是自己的身體,也是自身的私心和自由的思維,因為沒有了這些,她才能成為一個無負擔應付一切的潛入者。可是這一切的犧牲,帶來的是無止盡的陷害和殺虐,促使她日以繼夜換得的卻是簿子上的赤字。

加入了神盾局,以為一切會有改變,以為可以脫離那可怕的地方和悲慘的身世,殊不知還是被指派於同樣的臥底任務。直到有一天被弗瑞派去東尼身邊當臥底秘書,才看見那一絲微小,但極具希望的轉折點。

第一次見到其餘復仇者們的她,是感到如此陌生兼強烈距離感的一次。「我能成為他們的一員嗎?我真的配得上擁有一個可以依靠的後盾嗎?」這肯定是她當時的想法,因為當洛基提到了她以前做過的事,雖然自己是在試探後者,但可能就那麼一刻,她的眼神透露了無限的懊悔和自責。

在《復仇者聯盟》裡,和多數人都是第一次見面,卻勇於一同奮鬥擊退洛基軍團,只因感覺到彼此擁有共同目標;在《美國隊長2》裡,為了史提夫可以做任何事,只因相信對方的判斷和領導;在《復仇者聯盟2》裡,為了整個團隊,被綁走後也用盡一切方法來讓隊友知道自己平安,最後更一同奮鬥,只因相信這個團隊的信念…

她每一次都在搏命,因為比起其餘幾人,能保護自己的只有拳頭和隨身武器,但因為相信這個「家庭」,她,不計一切。

一直以來都能把東尼的思路摸得仔細,知道對方的想法,也會盡力分析、配合這自大天才;明白史提夫與世隔絕的無助,但也看得到他帶領團隊的能力,所以盡可能幫助對方重新連結世界,也遵循他的安排;與布魯斯相互有著情愫,也是唯一能讓浩克冷靜的人;與鷹眼超過友情的生死之交,在眾人未發現前,是唯一知道他家庭的人。

她知道正確的時候應該站在正確的地方。就如第一次復仇者們的集結,她站在與大家奮鬥的那一方。也如那一次知道神盾局被九頭蛇入侵,她站了出來公告世界,就算自己的赤字紀錄被公開也在所不惜。或是簽署Sokovia Accords 時,她支持因為那是更正確的選擇,不過最後倒戈史提夫,因為她明白巴奇對史提夫的重要性。

她對這群人瞭若指掌,只因她把他們當作自己唯一的「家人」。

“Nothing lasts forever.”

薩諾斯彈指的五年後,復仇者總部只剩下她這名鬥士坐陣。東尼有了家庭、史提夫忙於勸導民眾、布魯斯研究和浩克共存的方法、雷神頹廢了、鷹眼展開殺戮行動…聽到羅德說鷹眼正在到處處決別人,她馬上就哭了,因為她不想這個「家」就那麼散去,就那麼不堪一擊地解體。

所以當她認知到有那麼一個機會能逆轉這個結局,她對鷹眼說了一句很玄的話。

Hawkeye:Don’t give me hope.(別給我希望。)

Natasha:I am sorry that I couldn’t give it to you sooner.(對不起,我不能提早給你你要的希望。)

她,只想讓心愛的大家回到原本幸福的位置。

所以,她決定犧牲。

“Whatever it takes.”

videoPlayerId=854f4d0d1

每個人都失去太多了,或許這一次自己的犧牲能換來重新展顏的微笑,那麼就值得了。血紅的過去已無法挽回,或許自己的壯烈犧牲能換取一丁點的原諒。這一躍、這一放手,是娜塔莎的解脫,是娜塔莎給予讓她擁有「家庭」的家人們的回報,是娜塔莎為了所愛的人做的最好的選擇。

受盡一生的痛苦,卻可以在最後一刻以極具意義般的奉獻來做結尾,已是對自己最好的禮物了。他們給予了歸宿,我回以燦爛的美好。娜塔莎沒有葬禮,卻有那五位家人齊聚一起為她流淚、追憶,已足矣。

更多:

分類: 娛樂

精彩影音

動物間友善的情誼散發滿滿的愛,遍佈在牠們生活的每一刻

精選文章 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