篱苑书屋

10个国家的竞争项目,350名国际知名建筑师,加拿大皇家建筑协会奖的现场,谁也没想到,奖项竟颁给:中国乡村的一个书屋。

现场瞬间炸锅,没有华丽的建筑幕墙,没有绚丽多彩的灯光。

这个奖金100000加元(约台币236万元),媲美「普立兹克奖」的重量级大奖,凭什么颁给中国乡村书屋?

面对人们​​的质疑,评审团核心巴里·约翰斯缓缓说道:「这是一个谦虚又有力量的建筑,他深刻理解了地质、材料、形态和光等各个维度的多种元素···」

用4.5万根捡来的柴火棍,搭建起「中国最美书屋」,缔造这一奇迹的,正是清华教授李晓东。

他为人低调,提起与建筑的渊源,李晓东笑着说:「小时候喜欢养鸡,父亲发现我总爱给鸡设计鸡窝,这算是走上建筑之路的契机吧。」

真正接触建筑,并对建筑感兴趣,是进入清华大学建筑系,而这却是父亲为他做的决定。

从清华毕业,李晓东并未像其他同学那样,马上进入建筑设计行业,而是跑到黄山,一待就是两年。

黄山唯美的自然环境,和古色古香的建筑,让他第一次领略到:原来,自然之于建筑,影响竟如此微妙深远。

世界喧嚣纷杂,内心静了,外在也会秩序井然。

而晓东想做的,不过是在自然中寻找建筑的有序存在。

2010年一次同学聚会,他来到交界河村,这里山清水秀,背靠大山,在朋友小院的温馨感觉,让晓东对这个京郊偏僻的山村充满了无限遐想。

六七十户农家,村民300多人,多是老人与小孩,孩子上学要跑到山的另一边,极为不便。

回到家,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感觉,如果能为孩子们建个书屋,让他们在自然中快乐地阅读,那该多好啊!

而彼时恰好香港一家信托基金,捐助100万支持农村项目。说干就干,晓东连熬几个通宵,设计出书屋的初稿。

书屋的设计,旨在与自然相配合,营造人与自然和谐共处、天人合一的清境。

为此在选址上,他跑遍村子前前后后,选定这片背山面水、景色清幽之地。

主体结构极为简单,玻璃与钢混搭,外墙错落有致地插满4.5万根柴火棍。

围满的柴火棍像极了篱笆,于是就叫他「篱苑书屋」。

4.5万根柴火棍,全部来自村民的贡献。

木棍会吸引鸟儿来做窝,粪便和泥土混在一起,就有植物攀附生长,这样书屋的景观四季更迭。

春天植物生机盎然,孕育着未来的希望。

夏天翠绿层叠,和着溪水,送来阵阵清凉。

秋天黄叶满地,别有一番诗意。

冬季万物萧索,一片白色苍茫,书屋和自然融为一体。

穿过长长的沙土路,细窄的小木桥,踩着门前的鹅卵石···

沿着木质台阶而下,映入眼帘的就是书屋入口。

刚入书屋,淡淡的书香,清冽的木香瞬间扑鼻。

台阶即是书架,两端设置了可围坐的小桌。

也可席地而坐,轻松随意。

斑驳的阳光,透过木棍的缝隙,晃动着洒进书屋,恍惚间你会有种错觉:这是倚树而坐,在树下阅读。

身在书屋,却仿佛置身自然,这就是晓东想营造的感觉。

「我想营造的是环境而不是建筑,很多人做建筑都做得特别突出,可我想把建筑消失掉,把房子融入环境,天人合一。」

而书的排列,也只有大类的区域,没有细致的划分。

一来村民自主经营,不必太过较真。

二来读者阅读的气氛,也轻松随意。

篱苑为公益书屋,书籍均来自社会捐赠,每捐赠三本书,就能带走自己喜欢的一本。

这样不仅书屋的藏书量可以增加,也带动了藏书的流动性和人际交流。

书屋极安静,不像城市中的图书馆,安静是一种规矩,这里的安静,更多的是大家的默契。

因为没有水、电,完全依靠自然光线,日落西山之前,篱苑书屋就会关门。

而因为供暖设备的缺乏,篱苑书屋也只开放到10月底,等熬过漫长的冬季,才会重新开门迎接读者。

博尔赫斯曾说:「我心里一直暗暗设想,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对于书虫来说,这座书屋就是世界上最美的建筑,因为他承载了无数可能。

凭纯粹的喜欢去读书,体会沉浸在文字中的惬意。

篱苑书屋用巧妙的设计,做出了最生动的诠释。

来源:ptt01

阅读更多美丽日报新闻:http://bldaily.com.

 

分享
分類:世界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