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夫妻倆都是下崗工人,年近五旬,每天靠打零工艱苦的維持生活。我們只有一個獨生女兒,女婿也是個獨生子,但有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外孫,給我們增添了生活的樂趣。雖然兩家都是獨生子女,也算不斷後吧。

外孫今年才4歲,突然有一天他說頭痛,我們發現他的頭痛狀況異常:每天痛幾次,一痛他就把頭頂在沙發上不吱聲了。問他怎麼了?他說頭痛,臉色也不好看了,但他不哭不鬧。

今年5月初放假後帶他去醫院檢查。市、省醫院都說是長了「腦垂體瘤」,是胎裡帶來的,必須去北京腫瘤醫院動手術。這真是晴天霹靂!嚇得我整天淚流滿面。這是怎麼啦?我們兩家三對夫妻都是下崗工人,兩代人就看著這一條根……

我求人上網查查看這種病是怎麼回事,結果人家告訴我:這種病歷來沒有真正治好的,不論大人、小孩,手術後得吃激素,不吃就不行,好了也會有後遺症:痴、呆、傻或精神病,活不了多久還得死。但有人告訴我,可以帶小孩到海邊吸收新鮮空氣,洗海水澡能好。於是我就帶他去了山東煙台龍口親屬家呆了四十多天,整天領他到海邊玩,洗海水浴。回來後到醫院一查,還是那麼大的瘤,一點也沒變小。

他的奶奶和父親決定去北京給他動手術,我也沒了主意,心裡就是悶得難受,飯也不想吃,覺也睡不著。有一次睡著驚醒了,到處摸孩子,丈夫說他們娘倆回家了,我放聲大哭,誰讓她們走的,我不是說了嗎,不要離開我!我受不了!丈夫說人家爺爺、奶奶就不心疼了嗎? !噎得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只是哭。

就在這時,有人告訴我說學法輪功能治好孩子的病。一聽說能治好孩子的病,我急切的問:怎麼學?上哪去找法輪功? 

不久,這麼巧3位法輪功學員來我家給我安裝接收新唐人電視天線(大鍋),其中一位是我們廠的老年人,他看我急成這個樣,又趕上我女兒去火車站買預售票沒買到,回來我們倆嗆嗆,讓他們仨聽到了。他們給我們講了好多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故事,我和女兒都聽呆了。老人家跟我說:「你們先不要急著去北京,沒買著票可能是你們的緣份到了,師父讓你們得法。醫院已經確定治不好孩子的病,你們就領孩子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

在廠子上班時我就非常信任這位老人家,他現在80多歲了,身體還那麼好,再說他也沒有可能騙我。我就決定聽他的了,就跟著他們煉法輪功了。

就在這時,女婿又求人買到了去北京的火車票。女兒告訴我,約定10月9日在北京動手術,得先住院觀察一段時間。我勸女兒把票退了,聽老人家的話念那「九字真言」,女兒不相信、不退票,我們就吵起來了。她一氣之下帶孩子回家了。

我放聲大哭,飯也沒吃。後來,我給那位老人家打電話,他來了,一看桌子上放著菜飯誰也沒動,就開玩笑說:「這可省飯了!」他給我講了很長時間真相,並告訴我人各有命啊,師父在《轉法輪》裡說:「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並說:「你要真的信師信法,你第一步就得按師父說的去做,你哭能解決問題嗎?要一哭就能解決問題,讓你兩家人都幫你哭好了。」我笑了,再也不哭了。

女兒帶孩子去北京前,我先帶女兒和外孫去了老人家那裡,求他再給我們好好說一說。老人家夫妻倆給我們講了一上午,用很多事實證明大法的超常、師父的偉大。我女兒信了,小外孫也坐在他媽身邊一動不動的聽了半天。我們心裡好像開了一個大窗戶,可亮堂了。我們請了兩本《轉法輪》,火車票也退了。

回家後我們迫不及待地和孩子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讀《轉法輪》給孩子聽,我和女兒倆也認真地學。後來,老人家給我女兒聯繫了一個就近的學法小組,我女兒就帶著孩子去那裡學法、煉功,每週兩天。

小組裡的老年大法弟子都很喜愛我這外孫。孩子開始不太習慣,好動愛玩,慢慢習慣了,愛聽大人讀法了,還能坐那學打坐。回家他媽領他讀《轉法輪》,他媽念一句他跟著學一句,一次學一頁。一個月後他讓他媽領他讀兩頁。煉功他也跟著比劃,還真有點像那麼回事。有時他還給我糾正動作,說:姥姥,您的手應該這樣,應該那樣。我好高興,心裡不知怎麼那麼舒暢,竟忘了孩子是有病的。

兩個多月了,孩子的病一次也沒犯過,一天到晚可歡了,到幼兒園裡和其他小孩一樣活蹦亂跳的。

剛開始孩子的奶奶和爸爸都害怕,不讓孩子和他媽學法輪功,怕被抓,而且也不相信不上醫院不吃藥病能好。現在孩子好了,回家住了一段時間,爺爺、奶奶一看孩子真好了,誰也不說啥了。老太太說:「這回可好了,孩子不受罪,大人也不用擔心了,還省了十萬元手術費。法輪功真好啊,我們可信服了!」

現在我女兒和外孫對到小組學法煉功可上心了, 不管什麼天氣,一次也沒誤過。功法的五套動作孩子都學會了,早晨起床沒穿衣服呢,就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姥爺看著就笑,感動得直掉眼淚。

師父和大法不僅救了孩子,也救了我們三家人。我們都是下崗工人,只是勉強維持生活,上哪去弄那十萬元的手術費哪。我們三家的這根支柱健康的成長起來了,我們都衷心地感謝師父!

--轉自明慧網

分享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