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5日,获奖纪录片《活摘》作为第14届全球正义电影节的主题电影于加拿大温尼伯大学放映,震惊现场观众。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放映结束后进行演讲、答问,并接受专访,他表示中共否认“强摘”器官罪行,就是在否定自己公布出来的数据。

 

尽管调查10年中屡遭中共当局刺杀威胁,但麦塔斯也表示,面对中国的人权问题,局外人必须站出来。在调查过程中,没有一个案例能说是“不让人震惊”,因为这是为了盗取器官在杀人。

 

本届全球正义电影节(Global Justice Film Festival)的主题电影是获得2015年皮博迪奖、AIB国际调查性纪录片大奖的《活摘》(Human Harvest,又名:大卫战红魔)。该片由华裔导演李云翔执导,记录了大卫‧麦塔斯与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多年来一道调查中共政府大规模按需杀人的真相,片中引述了中共官方网站大量报导和影像为佐证,也包含多位受访者的证词。

 

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两人也因这项独立调查于2010年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2016年11月5日,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第14届全球正义电影节主题电影《活摘》放映现场进行演讲。(朱莉/大纪元)

 

2016年11月5日,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第14届全球正义电影节主题电影《活摘》放映现场进行演讲。(朱莉/大纪元)

 

麦塔斯:中共利用媒体造假太明显

放映结束后,大卫‧麦塔斯进行了现场演讲,并回答了现场观众的提问。

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对于近日中共官媒多次发文否认“强摘器官”,麦塔斯以中共官方电视台播出的卢国平受访影像为例,指出中共利用媒体造假骗人,并透露像这样造假的事情还很多。

他说,《活摘》中有“追查国际”的一段电话录音,广西民族医院泌尿科医生卢国平亲口向咨询人承认使用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器官做供体,而且每个星期都做好多,肝移植一个星期都要做七八台,不愁器官,并答说肯定可以到监狱去挑选器官。但在之后中共媒体的采访画面中,卢国平却直接否认说过以上内容。

图:凤凰卫视制作的电视片的截图,广西民族医院的医生卢国平承认了2006年5月22日被电话调查过的人是自己。
中共官媒凤凰卫视制作的电视片截图,广西民族医院医生卢国平承认2006年5月22日被电话调查过的人是自己。(视频截图)

麦塔斯说:“卢国平(在中共媒体中)可以说他没有接过电话,而他承认接了电话,并且说出了咨询人当时提的问题,前面的内容说的都一样,可说到和强摘器官有关的内容,他就改口。”

“分析官方数据,你会得出相同结论”

麦塔斯、乔高与独立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联合发布的最新强摘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每年的器官移植量为6万至10万例。但在上个月北京举办的国际器官捐献大会上,中共前卫生部长、器官捐献和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却宣称,中国2015年大约做了1万例器官移植手术,中共官媒以此为依据,攻击麦塔斯等人的报告存在严重缺陷和错误。

对此麦塔斯表示:“我们用的是他们(中共官方)的统计数据。说我是不可靠的也就是说他们是不可靠的,我的意思是,我们报告中有2,200多个注脚都来源于他们自己的数据。”

“问题应该是:‘哪一个数据不可靠?’是1万来自卫生部的数据来源?还是10万通过反复核查各个医院得到的数据?这不是我在这里编造,我是根据我查阅看到的在做报告。更重要的是,所有我看到的,你都可以看到,任何研究也可以看到,如果你质疑我们的结论,你自己可以分析一遍那些数据,我相信你会得到相同的结论。”

“没有一个案例不让人震惊”

麦塔斯表示,在调查过程中,没有一个案例能说是“不让人震惊”(unshocking)的,因为这是为了盗取器官在杀人。

“其中有一件引起我注意的事就是验血和器官检查。”麦塔斯说,“我每到一个地方,向这些从监狱逃出来的人了解情况的时候,他们都说‘法轮功’的人是会被检查器官、验血的,不是‘法轮功’的人,就不会被这样对待。”

“我想,这么做肯定不是为了健康目的,因为他们还是要被严刑拷打的。但是,这么做却是非常必要的,因为要移植器官的话,不仅必须要血液配型,还要确保器官健康、确保脏器大小合适,还要生理组织之间能很理想地配型。所以这就十分明显了,他们所被做的检查,都是为了准备做器官移植用的。”

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讲话者)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乔高(大纪元新闻图片)
2006年7月6日,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讲话者)和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前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组成的独立调查组向媒体公开了“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麦塔斯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大纪元新闻图片)

中共刺杀威胁 不改初心

演讲中,麦塔斯告诉听众,其关于强摘的调查是义务的,没有任何经济资助。

当记者问及10年来坚持独立调查的动力,他表示:“我曾写了一整本书来回答这个问题。我写了一本自传,叫《你为什么这样做?》(Why Did You Do That? ),解释了我的行事态度。其中有一章是关于法轮功,还有一章关于共产主义。我相信,我所做的就是尽个人所能回击对人权的侵犯。”

51nbqfb3bvl-_sx331_bo1204203200_
大卫‧麦塔斯自传《你为什么这样做?》(Why Did You Do That? )封面。(amazon.com)

问及多年调查中是否受到过中共的威胁或伤害,麦塔斯答说:“我当然受到过威胁,但没受到伤害。有一次我在一个活动主办方的办公室,当时办公室后面的窗户上就挨了一枪……所幸没有人受伤。”

麦塔斯还提到有一次在澳大利亚布里斯本市附近演讲时,在现场受到中共网络警察的电话威胁。“中共在国内安排好人给我打电话。有人给我来电话说,我是网络警察,你现在所做的事已经威胁到了你的生命,难道你不害怕吗?当时他就这么问我。我跟他说,‘如果你不喜欢我说的强摘这些事,那你应该去制止中国国内的强摘罪行,而不是想着要刺杀传播消息的人。’我想这就是我要说的直接威胁吧。”

麦塔斯认为,自己面临的这种威胁,和在中国国内的人们所面临的相比不算什么。“就拿跟我在做同一件事的人权律师高智晟来说,他一直在跟迫害做斗争,遭受过关押、折磨、殴打,身体遭受了严重的伤害。”

“在中国做跟我在这里做一样的事情,是会从人权律师变成人权受害者的,中国和国外的情况不一样。”至于自己为什么做这件事,他进一步解释说,“部分原因是,在很多国家,有的事情是当地人完全可以解决的,不用外人帮忙;但是在中国,人权这件事是个例外,局内人无能为力时,我们这些局外人就必须要站出来。”

观众:“我感到惊骇!”

而该片也使在场观众震惊。曼尼托巴省媒体“RADIO WORKS.WORLD”的脱口秀主持人兼监制人可普罗斯(Barry Kopulos)说:“我感到惊骇!中国的外科医生杀活人,在他们活着的时候摘取器官——眼角膜、心脏、肾脏……我真的很震惊。哇!在21世纪这样邪恶的暴行仍在发生。你会认为二战已经过去了,可罪恶又曝光出来了。”

“这部电影真的让我开了眼界,令人震惊,我要说是残暴邪恶。”可普罗斯说,“一个肾脏卖几十万美元……我不知道中共通过强摘器官赚了多少钱,几十亿?我建议去中国旅行的人都来看看《活摘》,这是部很有力的电影,让你去思考在中国发生的事情。”

加拿大获奖纪录片《活摘》官方海报。
加拿大获奖纪录片《活摘》官方海报。(大纪元)

在温尼伯当地担任社工的阮女士(Vann Nguyen)看完影片后,含着眼泪说:“当我看到‘武警证词’的那部分,我被触动了。那位女性的法轮功学员被摘取心脏的时候,她还活着,没有被注射任何麻药。她死的时候睁大着眼睛,太可怕了……我感到好痛,我感到好痛。这事情伤到了我,我无法相信人居然能对别人做出那样的事情。”

阮女士说另一点感动她的是麦塔斯等能出来曝光强摘,她希望和更多不同的人、尤其跟与中国人打交道的人分享这部影片。

现场不少观众告诉麦塔斯,先前对强摘器官一无所知,他们感谢麦塔斯揭露真相,并称赞他是英雄。

全球正义电影节组委会负责人汉密尔顿(Janice Hamilton)女士告诉记者:“之所以觉得《活摘》适合电影节的主题,是因为这件事情和所有人都息息相关,人们看了之后会知道‘强摘’”的发生,会告诉其他人这件事情。”她认为人们知道真相后,肯定会拒绝去中国做器官移植,因为那样等于要去杀死活的法轮功学员,等于去谋杀。她觉得放映电影是为这件事情发声的一种方式,也是在救回生命。#

更多: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

驚奇

精選文章 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