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2014年05月28日訊】目前中國大陸大批勞教所紛紛解散,但中共仍以洗腦班、非法判刑等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山東省萊州市「店子洗腦班」就是其中之一。十多年來,被非法關押在這裡的萊州法輪功學員有上千人次。除了非法拘禁、強制洗腦之外,洗腦班還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大發黑財。

萊州市店子洗腦班自2001年3月份開始。它頂著「法制中心」的名頭,卻利用誘騙、威逼、強行綁架等各種流氓手段,對萊州市法輪功學員進行強行洗腦轉化,是一個經過包裝的、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監獄。

酷刑折磨

十多年來,被非法關押在店子洗腦班的萊州法輪功學員有上千人次。為了達到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強制轉化的目的,店子洗腦班除了非法拘禁、強制洗腦之外,還包括上大掛、罰站、在雪地裡凍、在太陽下暴曬、侮辱、恐嚇、毆打、熬鷹(長時間剝奪睡眠)等各種暴力手段。

萊州市新華書店職工王平2011年8月投書《明慧網》,講述了自己在店子洗腦班的親身經歷。

她在文中說:「2001年3月和10月我被兩次劫持到店子洗腦班進行了總共三個月的洗腦,尤其第二次,即『十一』這天晚上,我一個體重才四十五公斤的弱小女人被王增文等六、七名惡警單獨關在偏僻的刑訊室裡,使用拳打腳踢、蹲馬步、罰站、吹風扇冷凍等刑法折磨了八個半鐘頭。然後連續十四天所有被拘禁的學員都坐在板凳上不准說話,不准做任何動作(除了吃飯、打報告上廁所以外)。除了我被單獨隔離和一位身體不好的老年學員以外, 統統不准上床睡覺(叫『熬鷹』),十多天的煎熬使法輪功學員們的腿和腳都腫的老大,穿不上鞋子。」

2006年5月8日,王平再次被綁架到店子洗腦班迫害,其間遭受了警察們「極其瘋狂的刑訊逼供」。當時還有一位市政法委的副書記(不知姓名)也在場。

王平說:「由於我不配合他們,就讓我罰站,看著我一字都不回答,徐清華(警察)就氣急敗壞地拿起早已準備好的很粗的硬塑料管子朝我胯部猛抽了起來,而且還叫兩個很壯實的年輕警察,一邊一個拽著我的胳膊不讓我動,其餘五、六個警察輪流抽我,他們在背後抽我,史炳濤(警察)就在前面扇我耳光,邊扇邊辱罵我,直扇得我眼前冒金星,直到打的我心臟出現驟停的現象,他們才住手。當時我被打得坐都坐不下了,因為臀部差一點就皮開肉綻了。」

另據明慧網報導,2008年奧運期間,萊州市「610」大肆抓捕當地法輪功學員,店子洗腦班是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黑窩。據不完全統計,僅那一年萊州市就有76名法輪功學員被抓進洗腦班。大約有30名法輪功修煉者被非法勞教和判刑。

勒索錢財

除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外,店子洗腦班還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財,有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甚至被逼交高達五千元或一萬元以上的所謂「罰金」。

2013年匯泉學校教師臧奎東投書明慧網,自述在店子洗腦班被迫害經歷。他說:「從洗腦班回家後得知,610勒索了學校5000元,其他三位法輪功學員都是所在地鎮政府交了5000元。15天的洗腦班,610總共勒索了20000元。他們用勒索來的錢,每天僱三個人;還有警察、610等人看守我們四個人,還請了一個二級廚師,他們頓頓都是大魚大肉,而我們四個人有時為了一盤菜還要互相讓著吃。」

2012年萊州朱由鎮法輪功學員曲若璞、李振倩被洗腦班迫害,各被勒索了五千元所謂的罰金。

原澤秀,女,山東萊州市驛道鎮驛道村人,2005年1月被中共迫害致死,去世時58歲。生前她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曾兩次被萊州惡警劫持到「店子洗腦班」進行迫害。在洗腦班期間,其家屬曾被勒索了5000元,沒給任何票據。事後得知,錢被惡警賈殿良、楊殿新和劉維斌三人私分。

十幾年來,店子洗腦班已不知辦了多少期。據早期數據不完全統計,僅2001年至2002年將近兩年的時間內,店子洗腦班就連續辦了十多期,每期人數不等,最低不下十人,每期一至二個月,估計大約有一、二百人次。對於每個被關押的人,洗腦班都至少勒索工作單位500元、勒索個人1200元左右,金額不等。這麼多年來,萊州610究竟勒索了法輪功學員多少血汗錢,已無法計算,但是有一點可以明確,就是這些錢惡徒們除了用於花天酒地之外,大多都進了他們私人腰包。

(責任編輯:簡陽)

分享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10 seconds

精選文章 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