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2013年11月01日讯】当警察问我:“法轮功哪里好?”我告诉他:“最有发言权的是法轮功修炼者本人,或者法轮功修炼者身边的亲人,朋友,同事……”

我是九七年四月在军队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在我学炼的时候,全连就有十多个战友学法轮功,当然,还有连长也在学,团长、参谋长也都看过《转法轮》,都说:这本书是教人做好人。

我走入修炼,是源于一场突来的罕见疾病。九六年十月一日,连队会餐时,由于厨房多买了一些海鲜,就留到第二天吃,结果全连食物中毒,近一半人住进了医院,我算是最严重的,别人都出院了,我不能出院,原因是小便尿血并肉眼可见。那时全身乏力,任何感冒、发热、咳嗽、发炎,都可加重病情。

为查清病因,军医和副指导员带我到济南军区总医院做了肾活检,得出的结果是“LgA肾病”,发病率二十万分之一,军队鉴定为“二等乙级革命伤残军人”。接下来就是激素治疗,药片一把一把地吃,由于没有特效药,如果发展到晚期就是尿毒症。看着同病房的战友,也是从开始一把把的吃药到后来透析治疗转为尿毒症,我感到暗无天日,心情极度沮丧。

一个与我要好的医生帮我查了国外相关医学资料后告诉我:国外也没有特效药,只能保守治疗。还告诉我,如果每天坚持吃药,大约十年左右转尿毒症;如果等感冒发烧后再吃药,大约五年左右转尿毒症;如果完全不吃药硬扛,大约两三年就转尿毒症。并忠告我:这病最好别结婚,结婚会死的更快。

我几乎绝望了,我才十九岁啊!我十六岁时父亲病逝,家庭条件不好,今后的人生道路可怎么走啊?那时连长常到病房来看我,安慰我:不要怕,西医看不好有中医,中医看不好还有偏方,偏方还不行,再试试修炼法轮功,全国有几千万人在学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也就按照连长说的那样,先西医再找中医,没效果又回老家找偏方,偏方治了近三个月,没想到回部队的当天晚上病又复发。

这下我冷静的想了很久,并通过连长开始了解到法轮功的一些情况,当时在全国各个阶层已有几千万人在学,其中有专家、有学者,这可都是很有头脑很有智慧的人啊,他们会轻易地去相信什么吗?为了保命,我决定修炼法轮功。

九七年四月的一天,我找到战友,请回了《转法轮》开始拜读,每天读一讲,又在连长家里看完了师父的九天讲法录像,也是每天看一讲。正如李洪志师父说:“他一旦学习了我们法轮大法以后,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转法轮》)我有许多对人生、对世界的不理解,在这里我找到了答案;人为什么而活着,这也是我经常思考的问题,在这里我也找到了答案。

随着时间过去三个月后,我出现了一次类似感冒发热还伴有咳嗽的症状,但令我惊奇的是,我小便没有尿血,以前那尿肯定是像洗猪肉的水一样是褐红色,但那次没有,感冒症状也没有吃一粒药就好了,真是太神奇了。我只是按照《转法轮》书上说的,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五套功法有时间就多炼,没时间就少炼,没有吃一粒药,我就得到了这么神奇的效果,这么好的功法我一定要一直修炼下去。

就在同年的八月份,连指导员找到我并诚心的对我说:“我是典型的无神论者,一直相信唯物主义,但是我亲眼看到你从生病到西药、中医、偏方没有治好你的病,法轮功的有神论却使你的身体不吃药不打针就得到了健康,太神了,我无法解释。但是,我是搞政治思想工作的,共产党讲无神论,要是我阻止你不让你学法轮功了,你肯定不干,可是让你继续学,我的工作又不好做。这样吧,你是老兵,又快退伍了,你觉得好,就在储藏室炼,不要告诉别的战友,这样我的工作就好做一点。”

后来我才知道,那时中共邪党就已经开始迫害法轮功了,而且先从军队开始,怪不得有好几个战友都陆续不炼了,可能就是连指导员给他们谈了话施加了压力。

我在军队时,就结识了一位老家的女孩,我如实的告诉她我从生病到修炼的全部经历,她没有对我有任何计较,和我相处也一如既往。退伍离开军队后,九九年我和女友幸福的结合,第二年有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儿。女儿出生后身体一直很健康。女儿现在也快十二岁了,一直生活得很快乐。女儿在学校也按法轮功“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处处做好人,尊敬老师,善待同学,经常在班上得奖受表扬。

妻子从我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与神奇,也走入了大法修炼。现在我们一家三口过着健康幸福的生活。

(文章来源:明慧网;责任编辑:简阳)

分類: 真实的故事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

精選文章 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