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2016年07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Conan Milner報導,張小清編譯)過去幾十年中,西方一直在向東看,以期找到新的保健方法。如今,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通過針灸或練瑜伽來防治疾病,而在過去,這些一度被劃入嬉皮士文化和新紀元運動(又稱新世代運動,New Age Movement)的範疇。近年來,一種根植於古代中國文化的身心修煉法得到西方健康業界的關注,這就是法輪功

在其新書《法輪功的正念實踐:引向健康和更高層次的靜修》(The Mindful Practice of Falun Gong: Meditation for Health, Wellness, and Beyond,暫譯)中,研究員、健康顧問瑪格麗特‧特雷(Margaret Trey)探討了法輪功的祛病潛能,以及自己建議諮詢者們修煉法輪功的經歷。

作為療法的靜修

1970年代以來,西方的心理諮詢師們就在應用佛教教義幫患者紓解壓力、減輕身心痛苦,特雷注意到,法輪功也有這些益處。

「將法輪功結合在我的健康諮詢中已有很多成功的案例。」特雷說,「這過程中,實際上他們不管遇到甚麼問題都能解決,結果是他們感覺好了很多。」

瑪格麗特‧特雷的新書《法輪功的正念實踐》探討了法輪功的祛病潛能。(Courtesy of Oliver Trey)
瑪格麗特‧特雷的新書《法輪功的正念實踐》探討了法輪功的祛病潛能。(Courtesy of Oliver Trey)

在1992年向公眾傳出之前,法輪功屬於歷代單傳功法,且從未將給人祛病作為目的。和其他正法門修煉一樣,法輪功的修煉目標是開功開悟。其五套功法包括動作舒緩的四套動功和一套靜功,修煉者在日常生活中要努力符合很高的道德標準。

由於法輪功直接提出要去除不好的思想觀念和執著、要能吃苦,特雷發現,在那些心靈受傷失落、尋求真理和生命意義的諮詢者身上,法輪功可以提供寶貴的指導。

「我的很多病人患有焦慮症。引導他們學煉法輪功實際上幫他們冷靜了下來。我不知道這是怎麼發生的,我只知道這幫到了他們。」

特雷書中提到的一例是一個叫四月(April,化名)的諮詢者。四月曾為焦慮所困,而她發現法輪功可以立刻讓紛亂的頭腦平靜下來。「我感覺更放鬆,更少焦慮,腦子裡的雜音少了。」四月告訴特雷。

特雷說,在接受諮詢學煉法輪功期間,四月一個接一個地擊潰了心魔。她變得更有自信和自尊,從童年的痛苦回憶中解脫了出來。

四月的諮詢療程在15年前就告一段落,而她至今仍在修煉。在最近給特雷的信中她寫道:「法輪功從來沒離開過我。」

特雷的多數病人都沒能堅持修煉,不過她說,在諮詢中適時將法輪功的教導結合進來,已幫助很多人實現前所未有的突破,並對生命獲得新的洞見。

另一位找特雷諮詢的患者奧斯卡(化名)提出了很多傳統健康諮詢技巧難以奏效的問題。奧斯卡已經三十多歲,心理年齡卻像個少年人,行為上具有侵犯性甚至是暴力傾向。

「我用非常簡單的話向他解釋法輪功的原則,」特雷說,「我不知道這是否能幫他,但不知怎的,這些話打進了他的腦中。」

隨著治療的進行,奧斯卡向特雷講述了他與女友之間的一次爭執。口角中女友聲稱要離開他,他抓起一把菜刀想阻止她,但當想起法輪功的教導,奧斯卡改變了想法。

他告訴特雷:「我記得你說過,我必須保持慈悲、先考慮別人,我就這樣做了。我沒有傷害她,我放下了刀。我表現出了善,不過她還是離開了我。」

法輪功並不是像認知行為療法那樣的療法(也不適用於重度精神病),但特雷認為仍然可以在臨床實踐中向患者推薦。她也覺得,對於運用羅傑斯學派治療法的醫師來說,法輪功是很好的補充。該療法又稱個人中心式治療法,強調正面成長。

特雷說:「羅傑斯學派治療法有三個原則:同情心,無條件正面看待病人,以及實踐中的持之以恆。我立刻注意到這三大原則與法輪功的三原則真、善、忍相契合。」

健康顧問兼作家瑪格麗特‧特雷博士自2001年以來一直在研究法輪功。(Daniel Ulrich)
健康顧問兼作家瑪格麗特‧特雷博士自2001年以來一直在研究法輪功。(Daniel Ulrich)

心與身的關係

特雷在臨床治療中發現法輪功有益心理健康,而實踐也證明,其同樣有益於身體健康。「在我的神經學研究中,我已經發現頭腦是非常強大的。如果你可以改變你的想法,你就在走向健康。心靈的力量非常主要。」

為了驗證法輪功的祛病潛力,特雷在2007年進行了一項被稱作「澳大利亞調查」的開創性研究,有關報告作為博士論文的一部分提交給了南澳大利亞大學。研究將修煉者與非修煉者相對照,檢視了法輪功的祛病健身功效。

其結果明確顯示出修煉法輪功對學員身心兩方面的積極作用。

圖為法輪功靜功修煉。(Jeff Nenarella/Epoch Times)
圖為法輪功靜功修煉。(Jeff Nenarella/Epoch Times)

在設計有關調查時,特雷參考了將身體健康與精神法則相關聯的學者。其中一位是美國杜克大學靈性、神學與健康中心主任哈羅德‧G‧科尼格(Harold G. Koenig)博士。

作為一位高產學者,柯尼格曾就不同的醫學主題發表過400篇同行評審過的專業論文,也出有40本著作,而他最著名的還是對宗教信仰的見解。柯尼格的對照實驗表明,宗教和心靈修行確實有助於人們改善健康。

「柯尼希是基督徒,他的所有研究都顯示奉行基督教教義對健康的積極影響,我引用他的研究來支持我自己研究的合理性。」特雷說。

澳大利亞調查顯示,法輪功學員很少吃藥或看醫生,但各項健康指標都比(非修煉)對照組要好得多。「開始修煉前,法輪功組的健康問題比非修煉組多得多。修煉之後,他們的狀況得到明顯改善。」

調查期間,南澳大利亞大學健康心理學家、副教授希瑟‧瑪特納(Heather Mattner)博士擔任了特雷的顧問,她表示,「澳洲調查」顯示出法輪功修煉者身上內心靜定、平和以及覺悟的力量。

「(特雷的)研究表明,法輪功通過非藥物、非治療的方式——通過安全、堅實而又令人滿意的方式給許多為身體病癥、心理疾患和慢性病所苦的人帶來了很大的福祉。」瑪特納在為特雷新書所作序言中說。

南澳大利亞大學退休教授約翰‧庫爾特(John Court)博士曾擔任特雷「澳洲調查」的項目總監,他指出,法輪功顯示了所有精神修煉傳統的根本價值。

西人法輪功學員在閱讀《轉法輪》。(明慧網)
西人法輪功學員在閱讀《轉法輪》。(明慧網)

「我們不應對(法輪功的)強大功效太感驚訝,因為修煉過程在很多方面與其它超個人的行為方式很相似,(這種功效)也被一些周密的優勢所強化(堅持修煉,各種方法,以及強調『修行在個人』和道德昇華)。」庫爾特在他的序言中寫道。

儘管對法輪功的研究還處於起步階段,現有研究都得出了與特雷的調查相似的結論。例如,2005年出版的一本經同行評審的法輪功研究著作中,一群美國醫生發現,受調法輪功修煉者與非修煉者相比,其基因表現更卓越,免疫力更強,表明法輪功修煉能影響基因表現、增強免疫力、平衡代謝率,並且促進細胞再生。

最近一份有關研究的提要被收入2016年美國臨床腫瘤協會年會紀要。該項研究顯示,97%的受調癌末病患在修煉法輪功後症狀完全消失,恢復的平均時間為學煉後3.6個月。

改變中的看法

今年早些時候,特雷受世界上最大的諮詢專業組織——美國諮詢協會之邀,就她結合法輪功進行心理諮詢與治療的嘗試做了一場90分鐘的演講。她透露,自己從同行那裡獲得了巨大的支持。

「在心理諮詢行業,東方靜修的功效已經獲得非常廣泛的接受。內心信仰與心理諮詢的關聯現在是個大課題。」特雷說,「有那麼多的諮詢專業學生——碩士、博士甚至教授都和我說,我做了這樣的研究真棒。」

目前特雷正通過她稱之為「心靈提升」的新項目繼續著對法輪功的研究,此項目關注法輪功學員個人在身心康復和承受力方面發生的奇蹟。她也希望將來能用類似評估瑜珈的方法就法輪功進行隨機對照實驗。

「他們(學界)已經研究了瑜伽對於癌症、失眠、焦慮、壓力等各種不同類型問題的功效,而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特雷說,「希望對進一步研究感興趣的人士能與我聯繫。」

鑑於法輪功自1999年開始遭到中共的妖魔化和詆譭,特雷也希望她的研究有助於更完整地向世人呈現「法輪功現象」。

特雷說:「正如澳洲調查所表明的,法輪功對改善整體健康有益,也是很好的生活方式和心靈修煉。此外,作為諮詢師我發現,與人們分享(法輪功),給了讓他們珍視並能付諸實踐的東西。」

責任編輯:茉莉

分享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