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喬丹丹,七歲那年,父母去了遙遠的西部,一年後斷了聯繫,在回來時,變成了兩壇子骨灰。

八歲的我沒了父母,只能依靠年過七旬的奶奶生活,奶奶身體並不好,父母出意外身亡這事,知情人並沒有告訴她,可是世上哪有不透風的牆,奶奶最終還是知道了,兒子和兒媳客死他鄉,這種沉重的打擊,讓奶奶無法承受,傷心過度之後,沒過幾天就撒手人寰了。

奶奶也死了,我算徹底的成為了一個孤兒,幸好當時我還有一個姨媽,她對我很好,在我奶奶死後,和姨夫從大城市過來農村領著我去了他們家,就這樣我被他們收養,隨著時間的沖刷,我漸漸從失去父母還有奶奶去世的傷痛中走出,並對姨媽和姨夫改了口,從十歲那年,我開始叫他們爸爸、媽媽!

我還有個表姐,叫應雪玲,在我沒被爸媽收養之前,爸媽只有姐姐一個女兒。

姐姐是獨生女,從小到大爸媽一直都寵著她,即使最後收養了我,也沒有冷落過姐姐,盡可能的滿足姐姐一切需求,要啥就給買啥,脾氣和性格被爸媽慣的很不好。有一次我放學回來肚子餓吃了姐姐一袋零食,為此姐姐回來後把我給臭罵了一頓,她竟然說我能在她家住著已經很可憐我了,讓我別拿自個不當外人。

是啊!姐姐說的沒有錯,這裡畢竟不是我的家,我只是個可憐人才會被姨媽收養,我沒有勇氣和姐姐頂嘴,只有含淚點頭,說自己以後再也不亂碰她的東西了。

十六歲那年我進入了高中校園,和姐姐在同一所學校,她上高三,我上高一。可能隨著年齡的增長,姐姐這幾年對我忽冷忽熱,已經沒有了我剛來她們家時的那種敵意。

「你有什麼理由不同意,我不管,我一定要去美國讀大學,要不然,這大學不上也罷!」

一天中午,我從學校回家拿早上遺留在家的學習資料,正準備出門時,只聽姐姐和媽媽從外面回來了,姐姐要參加高考了,所以這幾天學校放假,給她們一些緩衝的時間。

不過聽姐姐的語氣,似乎在跟媽媽吵架,我並沒有出房門,而是豎起耳朵繼續聽她們講話。

「雪玲,你也知道我和你爸的工資都不高,現在家裡不只有你一個孩子,咱還有丹丹,我和你爸要對得起她,你說你要是去了國外讀書,我和你爸怎麼可能負擔的起你跟丹丹兩個人的學費,這事你在好好想想,不能在像以前那樣任性了。」

媽媽並不支持姐姐出國留學,從媽媽的話中我聽得出來,是我在拖累他們,導致姐姐不能如願以償了。

「我說媽,當初你把喬丹丹領家裡來就是個錯誤,別忘了她爸媽是怎麼死的,為了一己私慾,跑去走私犯法,幹的勾當害死的人不在少數,這種人就是心狠,誰知道她喬丹丹會不會遺傳她爸媽的野性,以後真要是違法犯罪,我看你和爸怎麼收場!」

啪!

姐姐一說完話,就被媽媽一巴掌給打懵了,媽媽怒道:「這種話都能說得出口,你還有沒有良心,別忘了你小時候病重是誰拿錢救了你的命,是丹丹的父母,不感恩也就算了,還在這說他們的不是,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嗎!」

就在這時,我打開了房門走了出來,姐姐剛才所說的話就像是一道驚雷劈在了我的腦門上,別看我臉上波瀾不驚,平靜無常,其實我的內心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因為我一直以為父母死於意外,可是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原來父母是死於犯罪,那一刻,我整顆心都涼了!

「丹丹……你……你怎麼在家裡。」媽媽看我突然從房間裡出來,嚇的臉都白了。我沒有多說什麼,從她們身旁穿過,打開門走了出去,媽媽一直在後面跟著我,剛才她和姐姐的對話,我聽得一清二楚,這時候就怕我情緒激動,從而做出過激的舉動,所以一直跟我跟到學校才回家。

從那天開始,我似乎跟他們之間產生了隔閡,我變得不愛說話了,姐姐因為愧疚,總在我耳旁說一些好聽的話,盡量讓我開心起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他們,心裡一直苦惱。

姐姐去國外留學了,她憑藉優異的成績獲得了全額獎學金,爸媽很是高興,因為這樣會減少他們的負擔。

可是讓爸媽沒想到的是,姐姐這一去,幾乎算是徹底的離開了他們,國外大學四年,這期間姐姐只回來兩次,畢業後姐姐又選擇在國外發展,沒兩年就帶了一個老外回家,說要嫁給這個老外,還說自己已經懷孕了。

爸媽心裡萬分不捨,可又看不得姐姐哭著祈求說非那老外不嫁。就這樣,爸媽幾乎長達半個月時間,都沉浸在女兒的遠嫁大洋彼岸的不捨之痛,養了二十幾年的女兒,這下在見都難了,何不嘗不讓他們難捨難分。

至於我,在姐姐遠嫁美國的那一年,就已經大學畢業,可能是出於排斥心裡,我並不願意留在爸媽身邊工作,而是去了北上廣,在那裡,我得到了一份高薪工作,每天的生活都很充裕。

一眨眼又是三年過去,我要結婚了。這幾年我很少回去,儘管我的未婚夫和爸媽是同鄉,我也不願意回那個並不屬於我的家。

三年來,我幾乎每個月都會給爸媽匯錢過去,我沒想太多,只想報答他們的養育之恩,不管他們花沒花這個錢,我只讓自己心安。

給爸媽打了電話,讓他們過來參加婚禮,可是爸媽卻說工作忙來不了,我沮喪了,未婚夫也在安慰我,跟我說:「真不行,我們回去辦吧!」

我不同意,不知道為何,我很排斥那個讓我生活了十年的地方。

婚禮前幾天,我收到了一封信,打開一看是爸媽寄過來的,裡面不光有信,還有一張銀行卡,我迫切了打開了那封信,等我讀完後,拼命的抑制住自己的情緒,可最後還是忍不住泣不成聲。

「孩子!」

「回家吧!我跟勇強(我未婚夫)的爸媽商量好了,你們的婚事還是回家辦吧,兩方的親戚都已經通知,就等你們回來!」

「還有孩子,這張銀行卡是你這些年打回家的錢,爸媽分文未動,現在還給你做嫁妝,還有孩子,不要總覺得自己對於我們來說是個外人,在爸媽心裡,你和你雪玲姐姐都是爸媽的心肝寶貝,金錢買不來心安理得,你想報答爸媽的撫養之恩,就回來多陪陪爸媽,好嗎?」

眼角流出的淚水低落在那封信上,我的哭聲已經從嘴裡喊出。我錯了嗎?這一刻我自責不已,親情一直在身邊,而我卻把這份親情,當成了施捨和可憐。

我跟未婚夫回家了,當我看到爸媽苦等在機場迎接我回家的那一刻,我再次流出了感動的眼淚,和他們擁抱在一塊,讓我十分感慨:「有一個疼你、愛你的父母,這是為人兒女最大的幸福!」

想要每天看新影片?按這裡訂閱Youtube頻道!

加入Line好友,Fun新聞自動送上門!

閱讀更多美麗日報新聞:http://bldaily.com.

分享
分類: 生活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10 seconds

精選文章 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