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一隻導盲犬在發現一輛小巴士要撞到主人時,立刻衝上前用自己的身體擋在車和主人之間。牠的行為立刻讓牠成為英雄。

據CBS電視網報導,Figo是一隻普通的導盲犬。2015年6月的一個週一上午,在紐約布魯斯特的一個路口,62歲的Audrey Stone女士在Figo的引導下,正準備過馬路。這時一輛載著幼稚園小朋友的校車行駛過來,眼看就要撞到主人,Figo立刻衝到汽車與主人之間,試圖用自己的身體擋住車子,但是主人還是被撞傷,她的手肘和腳踝骨折,斷了三條肋骨,還弄傷了頭。幸好沒有生命危險。

右前腳骨折的Figo,一直臥在主人的身旁,不願離開,直到主人被送上救護車。令人驚訝的是,Figo沒有呻吟,而是非常安靜地、掙扎著陪伴在主人身邊。

布魯斯特警察局長Del Gardo說:「這隻狗完全不想離開他的主人,同樣的,這位女士也不想離開她的狗,她非常關心她的狗,不斷的在問Figo的情況。」

「牠一直都很安靜,天開始下雨,我們把牠放到一張毯子上為牠包紮傷口。牠沒有叫,只是一直想往主人那邊走。當牠的主人被抬上救護車後,牠才完全安靜下來。不過看著主人離開,牠好像有點失落。」John Del Gado接著說,「Figo為牠的主人擋了不少。」

目擊者Paul Schwartz說:「即使牠(Figo)傷得很厲害,牠只有三條腿,在那個時候,牠還在試圖盡最大可能來幫助主人。」

Figo隨後被送去附近的寵物醫院接受治療。獸醫Louann Pfeifer說,作為導盲犬,牠的行為仍然是非常出色的。他說:「我無法解釋,無論牠是自覺或不自覺的行為,這是相當驚人的。」

在治療中的Audrey Stone女士說:「我感謝牠,感謝上帝讓我擁有牠,而且牠現在也沒有生命危險,我愛牠。」目前Figo和牠的主人都在恢復中。

肇事司機說他沒有看見正在過馬路的Audrey Stone女士和她的狗,車上的孩子都沒事,司機最後被罰款。

英勇的Figo,再一次讓世人感歎:狗狗真的是人類最忠誠的朋友。

導盲犬被搶事件暴露大陸殘障人生活艱辛

 2月22日在北京發生的一起導盲犬被搶案,引起了軒然大波,這隻導盲犬的主人是一位47歲的盲人。隨後,23日疑是搶狗之人在輿論壓力下將狗送回,雖然此事件告一段落,但其中卻暴露中國大陸殘疾人處境堪憂。

這隻名叫喬喬的狗不是尋常寵物,她是受過訓練的導盲犬,過去六年來都陪伴在主人田鳳波身邊。田先生是一位47歲的盲人,住在北京市郊的一個村子裡。

2月22日早上,田先生帶喬喬外出散步,剛踏出位於衙門口村的按摩店門口,就聽到有汽車聲。據目擊的店員表示,當時有一輛客貨車停在店門口,車上的人下車擄走了喬喬,隨後駛離現場。店員於是追出店外,卻已經太遲,賊人已逃去無蹤。

喬喬被擄的事件曝光後,立刻引起廣泛關注,不少網民在網上痛斥偷狗賊,稱「賊人連導盲犬都搶,太缺德了」,更有人稱「抓到(偷狗賊),直接槍斃。」亦有網民指責政府,指「相關法律不健全,造成偷狗賊的狂妄」,希望當局立法嚴懲偷狗的行為。

23日傍晚,田先生表示喬喬已回家,當時牠身上綁有一張紙條,寫道「請求原諒」,估計是偷狗人因抵受不了輿論壓力,將其送還。

圖為田先生與喬喬。(網絡圖片)
圖為田先生與喬喬。(網絡圖片)

大陸導盲犬不足100隻

喬喬是北京登記在案的10隻導盲犬之一,而這個城市有超過2,000萬人口。在大連的中國導盲犬主要培訓基地,工作人員表示,導盲犬在全中國的數量還不到100隻。

網易報導,中國大陸有超過1,700萬視障人士,盲人數量占全球四分之一,每年有數萬人申請導盲犬,但導盲犬數量卻不到百隻,遠低於「國寶」熊貓數量,供需嚴重失衡。

依照國際慣例,一個國家有1%以上盲人使用導盲犬,才能稱之為導盲犬普及。換算下來,大陸導盲犬至少要有17萬隻。

大陸首家導盲犬訓練公益機構「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成立近10年僅「畢業」87隻導盲犬。視障人士即便符合申領條件,也要等2、3年以上,有人甚至排到10年後。

據紐約時報報導,中國大陸2012年通過了一項法律,允許導盲犬出入公共場所,但其實施效果並不全面。2013年,盲人歌手劉紅權原定在北京的中央音樂學院表演,卻因攜帶導盲犬而被禁止進入該校。

中國殘障人士現狀堪憂

大陸殘疾者在教育與就業上也仍然受到歧視,洛杉磯時報曾報導,一位在殘疾人聯盟工作的周姓女士從小就患有小兒麻痺症。她的父母供她讀書並且盡力讓她和其他人一樣擁有同樣的機會,但是在她想成為一名醫生時立即遇到了阻力。儘管她的考分達到568分,而錄取分數線是520分,她還是被一家醫學院拒絕了。

「他們說因為我是殘疾人。他們甚至都不需要找個藉口。」

雖然2008年北京因舉行殘疾人奧運會,而大力改善基礎設施,但大陸其它各城市在無障礙空間方面還需更大改進。雖然中國主要的大城市大部分人行道上都鋪有導盲磚,不過很多建築物仍缺乏輪椅用斜坡,公共場合通常也不歡迎導盲犬。

北京花了十億美金為奧運添置包括新地鐵和道路的基礎設施,但是只花了8,700萬美金為殘疾人改善公共設施,包括在地鐵提供可供輪椅進出的電梯和一些可以讓輪椅上下的公共汽車。然而很少看到這些殘疾人設施被使用。

北京尚且如此,在農村地區殘疾人的情況就更糟了。

「在農村情況就更困難了,」在一家國際殘疾機構中國分部工作的維特(Jean van Wetter)說:「我們估計在農村只有三分之一的殘疾人可以進行康復治療;只有五分之一需要整形的殘疾人得到相應的服務。挑戰是巨大的。」

一位在舊金山研究中國殘疾人問題的華裔學者李軒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的採訪時表示,美國有完善的殘疾人法律和政策,中國的殘疾人法律和政策,幾乎與美國一樣完善。兩國所不同的是:美國的法律和政策,全部能夠得以執行和落實,而中國的法律和政策,大部分得不到執行和落實。且不說在社會公共場所和公共設施為殘疾人提供方便方面,兩國有巨大差距;更為嚴重的是,中國在教育和醫療保障方面,對殘疾人嚴重歧視和忽視,使得殘疾人的生活狀況令人憂慮。

巨額殘疾保障金去向不明

中國大陸的公司、個人每年在7、8月都要交殘疾人就業保障金。大陸民眾紛紛質疑,各地收取的殘疾人保障金是個巨額數字,錢都用在了哪裡?殘疾人都得到甚麼保障了?

大陸民眾表示,「在大陸做企業、開公司的老闆和財務人員都知道,不管企業大還是小,不管盈利還是虧損,每年都要交「殘疾人保障金」,少則4、5千,多則幾十萬。中國有5,000萬以上的單位。這巨額收入用到哪裡去了?沒人告知,沒有公示。」

還有一些微博達人質疑:「每年要向企業收取的巨額殘疾人就業保障金、中國福利彩票發行中心用助殘救困名義大量發售彩票,每年獲利近千億,這些巨額資金到底用在了甚麼地方?為甚麼街頭還有那麼多殘疾人在乞討?」

大陸很多的殘疾人不能從政府相關機構領取到任何的補助和補貼,需要通過自謀生路養活自己。除了面對生存壓力,還要承受來自公權力的欺凌。

福建省安溪縣城廂鎮經兜村第九組李梁平透過網絡表示,他的殘疾證是一級,每月只能領取50元的殘疾人補助,每天他要依賴父親伺候才能生活。

陳永成是十幾年前因病致盲。他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做了十幾年盲人,我從來沒有得到來自政府機構的任何殘疾人補助款。為此我多次上訪,但都被上海當局拘留和關押進黑監獄並遭受體罰、毆打。我只收到過一次街道辦的官員給我送粽子,還要配合拍照宣傳。」

大陸民眾表示:「今日貪官不如綠林強盜!在古代的綠林中,老弱病殘不搶;窮途末路不搶;而今日之貪官,無論是嬰幼兒的社會撫養費,還是社會養老金、殘疾保障金、低保金、獻血補助金,還是賣兒賣女的錢財,一律不顧,一有可能,全部侵吞,不管後果如何!盜亦有道,此等貪官如此無道,強盜亦愧之不如。」

來源:epochtimes

閱讀更多美麗日報新聞:http://bldaily.com.

分享
分類:動物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10 seconds

精選文章 看全部